? 专业写作:“逼”出迷人墨香_姜堰东桥小学教育集团 bet365体-在线体育投注_365bet备用网址官网_bet365 -体育投注
??当前位置: 主页 > 学校管理 > 校长言论 >

校长言论

专业写作:“逼”出迷人墨香
专业写作的历程
 

228183517691615435.jpg专业写作:“逼”出迷人墨香

?

江苏省泰州市姜堰区东桥小学?? 沙华中

?

大凡在教育领域取得了不起成就的大家,都离不开写作,准确地说,是离不开专业写作。苏霍姆林斯基、陶行知、李吉林、朱永新、李镇西……无一不是如此。离开专业写作,这些教育大家就不会成为人们公认的大家。是的,大家的思想需要文字来承载。大家,都是从普通教师成长起来的。教师的专业成长确实离不开专业写作。

笔者,就是一名普通教师。上个世纪80年代末走上教育岗位,一直梦想着有朝一日能成为特级教师。也许是上天的眷顾,2012年我梦想成真。有了这个头衔后,我倒常常反思自己,我像个特级教师吗?我觉得至少有一点是像的:我对教育教学保持着与被评上特级教师之前一样的思考与写作热情,这种思考伴随着教育教学实践。我知道,这已成为我的一种习惯,或者说,这已是我身上一种改不了的“职业病”。我的写作历程值得回味,写作,伴随着我的过去、现在与未来。

?

手指上的老茧

?

我的右手中指握笔处有一层厚厚的老茧。有事没事时,我总喜欢用大拇指在上面反复搓搓摸摸,搓摸时会产生一种特别舒服的感觉。老茧,是一种经验,是一种磨练,也代表着走过的一段历史,代表着走向未来人生的一种厚度。

在上个世纪的农村,电脑尚未普及。我们写东西就是用笔爬格子,在稿纸上一个字接着一个字、一行接着一行地认真写,字迹一定要工整,否则会影响别人的阅读。写稿子,不是一遍就能完成的事儿。虽然,在写前已进行了认真的构思,也在草稿纸上做了反复的修改,但用稿纸誊正后再读读,总觉得有些地方说法不妥,有些地方还需要补充,有些地方逻辑顺序要调整。于是,就会誊了又改,改了又誊,如此反复,总要经过好多轮。但每誊写一次,都会觉得问题说得越来越清楚了,自己的思维也变得越来越缜密了,觉得自己的水平就在誊写中提高了。后来我发现,我写的文章,凡是经过一轮又一轮誊写过的,总能得到发表。当拿到散发着墨香的杂志时,我的心里就特别高兴。那种高兴是电脑普及后所没有的。于是我常常想,这些文章是从老茧里蹦出来的。

我常常端详着这老茧。老茧是有厚度的,是一次又一次积累起来的。文章同样需要厚度,写作同样需要日积月累。文章的厚度来源于阅读,来源于对日常教育教学生活的深刻思考。那时候,我开始阅读教育教学杂志。《小学教学参考》《小学语文教师》几乎每期都认真阅读。我常想,如果我也能在这些杂志上发表文章,哪怕是豆腐块大小的文章该有多好。

我的手常常痒痒的。当时,在写作教学中,不少教师都坚持“写作教学要从内容入手”,但对写法指导不够重视。学生写作不是没有素材,而是不会组织材料,在如何表达上缺乏老师精心到位的指导。于是,我就着手写《从内容入手不要写法指导》。拟草稿、反复修改、誊写,最后邮寄给《小学教学参考》编辑部。我在漫长的等待之后,终于有一天,从学校传达室拿到了散发油墨芳香的期刊。我摸着杂志的封面,高兴了好一阵子。尽管那篇文章只是千字文,但我觉得,当时的农村学校教师能在全国有影响的杂志上发表文章,确实是很少见的。我甚至觉得,学校领导、同事看我的目光都是不一样的。

在农村小学任教期间,发表的另一篇至今都让我自豪的文章是《一找二改三总结》,该文发表在《小学语文教师》上。《小学语文教师》是全国最具影响力的杂志之一,在一线教师心中有着崇高的地位。这篇文章同样写的是写作教学。我精心准备了一节写作评改公开课,一轮又一轮地试上,最后公开课获得了成功。我将课堂教学进行了整理,在理论上进行了适当的阐述。从教案的修改,到文章的形成,不少于10轮。这篇文章让我手指上的老茧又加厚了。当我拿到了《小学语文教师》样刊时,内心的激动与喜悦至今难忘。这篇文章在字数上已达三千左右了。

实践与读写同行,文章与老茧共生。那时,我发表的一篇篇文章就是这样产生的。

?

榨干了的头脑

?

20039月,我离开了农村,考上了区教育局,成为了一名小学语文教研员。教研员需要上示范课、评课、做讲座,更离不开专业写作。前两年的教研员,我是在适应中度过的。那段时间,跟着领导跑学校的次数多,检查工作多,沉入课堂少,对教师进行学术指导少。我觉得自己与优秀教研员有不小距离。从2005年秋学期开始,我对自己提出了严格的要求,每月写一篇教育教学文章,并向相关杂志投稿。

这时候,电脑已十分普及,我再也不要用笔爬格子了,敲打键盘就可以了 ,也不需要到邮局去寄稿子了,将文章发给相关杂志提供的邮箱即可。物质条件改善了,但我却往往面对电脑一个字都打不出来。或者,打上几行字,就又全部删去。我常常在电脑前长时间坐着,逼着自己敲打出文字。

一月1篇,一年12篇,每个月都在煎熬。于是,在上下班的途中,在去学校听课回来的车子上,在听专家讲座的过程中,在阅读的字里行间里……我都在思考着写作的内容。

从那时起,我已养成了一种习惯。区级教研活动,听课后我心须亲自点评40分钟左右,评课要有新意,要有较强的指导意义,要站在学科课改的前沿。回来后,将评课内容整理成文,再反复修改,进行投稿。事实上,我发表的不少论文,就是这样形成的。

到基层学校去听课,听课后要与上课老师进行深层次的对话,讲清精彩教学一节背后的理论支撑,对不足的教学环节提出个人的改进意见。回家后,进行整理。按照这种思路写成的文章一般有两种类型。一是“案例+评点”式。二是“教学片段比较”式,就是将好的教学片段与不好的教学片段进行比较分析,分析后进行理论总结。我在《小学语文教师》《小学教学设计》《江苏教育》上发表的这两种类型的教学文章还真不少,较有影响的有《在“进出”中品悟人物内心》《“挺”和“熬”》《再迈一步岂不更好》等。

我每学期都至少上一节区级以上大型公开课,将这些公开课的磨课过程整理成文,很有意义。特别是将某些教学环节设计的演变过程整理下来,会给人以很大的启示。我先后上了《天鹅的故事》《黄鹤楼送别》《黄河的主人》《“你必须把这条鱼放掉!”》《特殊的葬礼》等大型公开课,我写了不少磨课经历,分别发表在《语文教学通讯》《小学语文教学》《教学与管理》等省级以上教研刊物。

在做教研员期间,我长期思考“小学语文及小学语文教学”的本质问题,每年都要写一篇3千字以上的论文。为了写好这些文章,我还读了不少教育教学理论书籍,先后读了王尚文的《走进语文教学之门》、苏霍姆林斯基的《要相信孩子》、怀特海的《教育的目的》、雅斯贝尔斯的《什么是教育》、黄济的《教育哲学通论》、朱光潜的《谈美》等,写的论文有《语文教学,“形象大于思想”》《阅读教学应有效且有神》《“四有”:小学语文理想课堂的务实追求》《阅读教学中的点拨策略》《深入浅出:小学语文教学的高境界》《圆融:小学语文教学的理想追求》《顺学而导:小学语文教学的应然之策》《小语阅读教学的本质回归》等,都陆续发表在省级以上教研刊物,在小学语文界产生了一定的反响。

教研员的几年,是我专业写作收获最大的几年。每完成一篇自己满意的文章,头脑都有一种被榨干的感觉。这种感觉,就像体育运动后的大汗淋漓,是一种被掏空之后的痛苦与快乐。大汗淋漓后,喝口水、吃口饭就显得特别的甜、特别的香。写完这些论文,再读教育理论书籍,就感到特别的畅快,特别的惬意,也特别地容易产生共鸣。这种感觉真的很好!

?

忙碌后的静思

?

20139月,我开始担任学校校长,由学术业务型岗位走上了学校管理岗位。校长的事务是很多很多的,各项评比创建工作真是应接不暇。开始的几个月,我忙得不亦乐乎。“我不能淹没在各项事务性的工作中。我要让自己的忙碌更富有意义。”我开始有意识地提醒自己。我逼着自己保持用笔思考的习惯。于是,我在学校网站上开辟了“校长言论”专栏,要求自己半个月左右更新一篇教育管理或教学论文。说实话,上班时间是基本没有空闲写东西的,只能利用晚上或双休日的时间。只要没有特殊情况,我双休日都在办公室度过。看看书、写写教育教学文章,这种忙碌后的静思,让我的心灵得以安静。随着一些文章的产生,我的学校管理理念也日渐清晰。

这几年,我重点思考了我们学校如何传承与发展。我们学校一直坚持“尚美教育”的理念,但在做法上是零零碎碎的,不成系统。为此,我和学校管理团队阅读了很多美学书籍,在实践与思考的基础上,我写了《“尚美教育的校本实践与研究》文章,并得以发表。为了让“尚美教育”得到更好发展,我又亲自动笔撰写“审美的人生态度启蒙教育”课题研究报告,并申报成为了江苏省教育科学“十二五”规划立项课题。围绕这个课题,我边实践边读书边写作,其中《完美课堂:特征、主张与构建》《探寻课堂之美》等已发表在《教育研究与评论》《江苏教育研究》等杂志上。

最近,我读了梁衡先生的《这思考的窑洞》一文,深受感触。伟大领袖毛主席在战争最激烈的年代,在延安窑洞里写下了《论持久战》《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》等一系列理论文章,指导着中国的革命,使中国革命由胜利走向胜利。我们做校长的就要学习毛主席用思想指导实践的做法,不过多、过细地沉浸于具体的日常事务之中,而要从“教育要面向现代化、面向世界、面向未来”的高度思考学校工作,用思想引领学校发展。校长的思想需要载体,其载体就是文章。校长应该是笔耕者,用笔耕出学校发展的大格局、大气象。

这几年,我在忙碌的校长工作中,逼着自己思考,逼着自己读书,逼着自己写作,收获着墨香。所撰写的关于教师专业成长的文章《为教师搭一架向上梯》发表在《人民教育》上,《适合:双向与建构》《向上:一种不竭的发展动力》《一个朴素而诗意的学校》等一篇篇文章在《精品》《教育视界》《教师月刊》《校长》等省级以上刊物发表。学校管理团队、教师们也从我的文章中汲取着发展的动力,沉潜于对教育教学诸多问题的思考与研究。

我深深地感到,专业写作需要“逼”,“逼”的主体是自己而不是别人。“逼”的过程是痛苦的,但正因为付出了痛苦的努力,其散发的墨香才格外迷人,才格外值得回味。

?


赞一下:(4)
100%
???
(责任编辑:admin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