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无我:教师专业成长的至高境界_姜堰东桥小学教育集团 bet365体-在线体育投注_365bet备用网址官网_bet365 -体育投注
??当前位置: 主页 > 学校管理 > 校长言论 >

校长言论

无我:教师专业成长的至高境界
无我:教师专业成长的至高境界
 

无我:教师专业成长的至高境界

?

江苏省泰州市姜堰区东桥小学?? 沙华中

?

宗白华先生在《美学与艺术》一书中写道:“人生的真实内容是永远的奋斗,是为了超个人生命的价值。”的确,教师的专业成长就是在奋斗中超越个人生命的价值。

我是一名语文教师,我也一直在奋斗着。我认为,奋斗的历程要经过“他我”、自我与无我三个阶段,无我是教师专业成长的至高境界。

一、“他我”

“他我”一词,不多见。“他我”,可以理解为我不属于自己,我好像属于别人的,受别人支配,别人要我怎样就怎样,不要我怎样就不怎样。我专业成长的起始阶段,大都是别人的安排,也有制度的“逼”。

1989年,我从中等师范学校毕业,没有大专文凭、本科文凭。工作一段时间后,我开始考虑评职称。评审条件中,一级教师要有大专文凭,高级教师要有本科文凭。于是,我不得不参加学历进修。经过多年努力,我终于陆续拿到大专、本科文凭,解决了职称评审条件中的学历问题。

在“他我”阶段。我外出听课,大都是学校安排,不安排就不去听。听课让我学会一些技巧,比如运用多媒体课件设计教学情境等。由于学校年轻教师少,很多情况下学校领导都安排我去参加赛课活动,由此我获得不少等级奖。区级、市级领导来校视导,学校领导总是安排我上公开课。当时,为了鼓励教师主动练笔,学校推行文章发表奖励制度。在此背景下,我写的文章日益增多。至于课题研究,我起先是跟着主持人后面做。那时候,学校承担了中央教科所立项课题——“农村小学作文互批自改实验”。第一轮课题验收后,原来的主持人退休了,学校安排我做第二轮课题的主持人,承担课题“农村小学作文‘四段一主’实验”的研究。一段时间后,我在市里召开了此课题的成果推广会。

“他我”阶段,我是被动式的。现在想来,还真应感谢当时的学校制度,没有这样的“逼”,就没有我当时的成长。当然,教师成长最好的状态是由他人“逼”过渡到自己“逼”自己。这就是我专业成长的第二个阶段了。

二、自我

我“逼”自己的第一件事,是主动报考教育局的教研员,目的是为了调进城里。于是,我主动“逼”自己学习,结果笔试顺利通过。在准备参加面试的那一周里,我把自己“逼”得够狠的。每天借一个班上一节公开课,邀请同年级的教师听课、提意见。晚上,我坐在床上,看第二天上课的内容,不许自己写教案,只在心里构思,做到教案在心中。有了这样的历练,我应聘成功了,成了区小学语文教研员。

评课,是教研员必备的基本功。而我天生不爱说话,特别不爱在大场合下讲话。而作为教研员外出参加教研活动,往往需要即兴发言。于是,我要求自己在教研活动前不写评课稿,而是边听边思考,听后即评。为了提高评课水平,我就“逼”自己多看理论书籍,将功夫花在平时。有了这样的锻炼,评课这一关总算过了。

教研员光听课不上课肯定不行,我要求自己每学期开设一节大型公开课。还记得第一次以教研员的身份开设公开课的情景。上课前,我特别紧张。那天下着小雨,走在前往承办活动学校的路上,我打伞的手都在微微颤抖,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走上讲台的前几分钟。从听课的掌声中,我感到课上得很成功。之后,我将课堂实录整理好投给了《小学教学设计》杂志,不久后顺利刊发。

在做教研员期间,我用了4年时间去思考语文学科及语文教学的本质问题,形成《再迈一步岂不更好》《语文教学,“形象大于思想”》《阅读教学应有效且有神》《“四有”:小学语文理想课堂的务实追求》《阅读教学中的点拨策略》《深入浅出:小学语文教学的高境界》《圆融:小学语文教学的应然之策》《小语阅读教学的本质回归》等文章,并陆续发表在《江苏教育》《语文教学通讯》等杂志。就这样,我发表的文章从教学设计、教学点评、教育随感,到研究性论文。

渐渐地,特级教师成为我努力的方向。而要成为特级教师,得有个人主持的科研课题。为此,我先从地市级课题做起,向泰州市教科室申报课题“在语言训练中体验情感的小学语文教学研究”。经过两年研究,顺利结题。接着,我又申报了江苏省教育科学规划课题“以‘能’为中心的小学教学研究”,之后,这个课题也顺利结题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经过多年努力,2012年我终于被评上江苏省语文特级教师。

这是我专业成长的第二阶段,这当中多是自己成就自己,是属于有我的境界。

三、无我

无我,不是没有我。朱光潜在《谈美》中说:“凡是完美的生活都是人格的表现。”教师专业成长,也是人格的自我完善。2013年,我被任命为校长。在实践中,我越来越体会到无我的重要。2016年,我作为市级乡村骨干教师培育站领衔人开展的工作以及2017年我负责的市级名师工作室的工作,出发点都是为了公益。我想,这些平台不仅要促进我个人的专业成长,更重要的是能推动其他教师的成长,并让更多的学生从中受益。

无我的境界,重在弱化自我,探寻教育教学的普遍规律。教师的专业成长要努力寻求教育教学的普遍规律。语文教师就要探寻语文学科及语文教育教学的本质。陶光先生是民国时期南开中学的国文老师。他曾在批阅学生作文时,看到一名学生作文开头第一句是“远远的东方,太阳升起来了”,他就在“远远的”后面加了一个逗号,变成“远远的,东方,太阳升起来了”,这个逗号一下子让整个句子充满了诗意。我认为教育就是点拨学生,让其有更好的成长。生活中处处有语文,我们不能将学生囿于数十分钟的课堂与五六十平方米的空间。

无我的境界,是全身心投入的。从这个角度说,无我,即忘我。这种境界,需要教师心无旁骛,不存丝毫杂念。处于这种境界的语文教师,自己就是语文,世界万象皆是语文。所以,我们学校推行大阅读,倡导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”,实施研学旅行课程,学生在生活中、大自然中、社会中学语文。

教育教学的规律探寻永无止境,教师的专业成长也永无止境。教师苦在其中,也乐在其中。正因为苦与乐,也就有了教师专业成长的气韵生动。

?

此文2018年3月发表于《江苏教育》(第18期)

?

?


赞一下:(1)
100%
???
(责任编辑:admin )